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骑兵队

     星期天早上,风和日丽,乌拉尔丽丽泡了一杯茶,目光落在一堆手稿上,坐在藤椅上思忖着平和日子的百无聊赖。一刻钟后,她提起茶壶,将茶水倒进一只洁白的茶杯里。但倒出来的不是茶水而像一杯血液,她看着茶水的颜色,思索着早上是不是不应该喝茶,但她并不认为这又什么不妥。她轻轻的将茶水吸进嘴里,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,她并没有停下来,长久的习惯使她不相信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,面前这一切说不定只是幻觉。
     窗外一阵骚乱,一对骑兵呼啸着从街上跑过去,街两边的居民急忙躲闪开来,从骑兵的后方传来一阵哭喊声,有人摔断了腿。
 ...

有多少人
活在城市里
像一条野狗
狼狈的自由

      兰是我在阿郎坡遇到的一位素食主义者,她开了一家素食餐厅,提供沙拉、豆类制品及传统的主食。我想她不是一个严格的素食主义者,因为我吃到一些蛋黄酱和奶酪。
       她的餐厅很受欢迎,每逢中午,一群想要减肥的胖美人都会来兰的餐厅小吃一顿,尽管她们中有些人表情痛苦,充满嫌弃,但还是会毫不犹豫塞进口中。这不能说明兰的沙拉味道不好,这只能说明她们是肉食动物。
        兰的沙拉味道很好,价格合理,受到一众人的追...

尼古丁过敏(2)
我的隔壁老王是个忠实的香烟党,我一直以来一直很担心我的儿子长大了也会成为香烟党,但自尼古丁过敏党成立后,我就打消了这种疑虑。首先我拿了很多资料对儿子进行教育,之后他每次看到抽烟的人都躲得远远的。
香烟党经常有一些公共活动,在香烟党的党报上,经常有些有趣的报道,比如世界斯摩克斯记录保持者,在一分钟之内用烟雾吹出四十个不同样子的动物;巨肺王在一分钟之内连抽二十包香烟。香烟党内人才辈出,即使我们很多尼古丁过敏党看了也叹为观止。
自从有了尼古丁过敏党之后,不读书就过敏党的会议就不好开了,因为一半人抽烟一半人不抽烟,一开会便分为两个阵营。但既然是读书党,做事情肯定要文明的商量一番。最后得出结...

尼古丁过敏

最近大街上突然多了一些带防毒面具的人,问他们为什么戴防毒面具,他们说是尼古丁过敏,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过敏患者突然多起来,但公共场合吸烟确实很遭人恨。
我看着今天街上带防毒面具的人又多了不少,我儿子也嚷嚷着要我给他买防毒面具,他说戴上之后酷酷的,像生化士兵,我对他说,他们是病人才戴的,但他说自己也是病人。我实在不愿意听他哭闹,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,于是在都是宝网上给他买了一套星球大战的套装,既然要刷酷,那一定要不能再拉风。
但我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,满大街都是穿套装的武士,害的我不得不让儿子内裤外穿,要不然在人群里找不到他,他开始还不愿意,但我给他连看了几集超人之后,他竟然称自己是超人武士,我表面...

那些我遇到的生活

这几日在曲阳为我所在技校招生,每天在乡下跑来跑去。走街串巷,有时候在街上看到驴子,觉得很欢乐。
虽说是乡下,有的村子也是够大的,商店林立,百货都很齐全,放在十几年前,能称上一个小城镇。有时候即使在山区,也能看到一些家庭小别墅,有的还颇有欧式风范,雕梁画栋,金光灿烂。不过我却喜欢那种功能性的现代味儿的建筑,外面是玻璃墙幕,有小而精致的外凸阳台,房顶上还有栏杆,不知道屋内是否有健身房和KTV。到过一家正在建设的别墅下,大厅宽阔与大学里的大会议室面积差不多大。在一起开车的师傅说,别看这些别墅外表光鲜,内部摆设大多很土,土豪范很重。虽然酸葡萄味儿很重,但也确有其事,有些家庭还混着摆些很旧的家具。
有一天下...

天凉好个秋

每天都想着好好努力,最后都是惨淡收场。
越来越不自信,仿佛失败了很久了。有些自暴自弃。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