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《人肉叉烧包》

  早上不知哪来的兴致,想看看黄秋生的电影,这又是他得影帝的片子,名字起的怪慎人,赚了我的眼球了。虽然有些恶心,不太适应,不过看完了觉得也很有意思。除了把人做成包子,其他的诸如分尸,碎尸,抛尸,勉强也还不能接受。

   说起杀人来,真不能开一个头,杀了一个就想杀两个,杀了两个就想杀人全家。想起《天注定》里姜武一枪一个,最后把放牛老汉都毙了,实在是人性的弱点啊。回到王志恒身上,就不得不让人写一篇文章,《论逃犯的危险性》。这应该算是犯罪心理学的事,我不了解,就不提了。

   除了杀人外,还有警员之间的事,这一段我看着颇为经典,头儿一天换一个女的,带着去上班,队员对着动手动脚,背后讨论,头儿也不在意,这简直违反男人的心理。女警员没胸没臀,偶尔来一次风情万种,换来一通贬斥。看来人还不能为别人改变,爱怎样就怎样,什么样就什么样,爱你的就是爱你的,不爱你的也喜欢你,这叫一个人遵守的规矩。看<老无所依>冷面杀手也不是非常遭人痛骂;看《帕克》杰森斯坦森,一副臭脸,心黑手辣,观众看到的净是男人味。因为这些人身上有规矩。江湖险恶,当一个人突然觉得自己身在江湖,怕的不是坏人,而是善变的人,因为你不知道套路,也无从防范。

   刑讯逼供,看新闻经常能看到,而且基本上警察都会从轻发落。电影里是一回事,现实里是很多回事,屈打成招的也有,终身残废的也有,罪有应得的肯定是有的,但我们不好说,那算是内部消息,别人不知道。警察打完犯人打,不怕不招,成神经病了也得招。

  最近看书遇到些文革的事情,现在这方面的资料不好找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依稀从大人嘴里,王小波的书里知道一些。听起来都是些怪诞的事,不过确实发生过,这也不容置疑。我还琢磨着那时的人怎么那么傻啊,前几天回家,发现街里亮堂了许多,墙壁刷的雪白,地上连片叶也没有,大人说省里面来干部,连夜没睡就干了这个了。后来派了个人来,派的人又派了个人来,于是镇长来了。现在的人傻不傻啊?其实研究一种现象,还得从变态开始的,变态那叫放大。所以看我们现在这么多怪现象,我觉得还是得从文革开始看,可惜连个电影也没有,这事不知道谁管的。

 说着说着又扯远了。

 
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