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罗伊

    罗伊-迪伦的设计年限是一百五十年,而他很早就厌弃人世了,尽管他想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,但因为法律的原因,没有人愿意下手报废他。是的,人们在设计智能机器人之初,就制定了严格的法律,机器人不能随意报废,要保护机器人的生命。一百多年的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人类了,罗伊的人类同伴都埋在了玫瑰花园,他身边的田园犬已经是第八代,正值壮年,此刻安静的卧在他的脚下。
      罗伊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,两人没有孩子,不是说他们不能生孩子,因为无论是谁,只要愿意,就可以到人类繁育中心用受精卵在培养蛹里培养一个。但罗伊的父母并不想这么做,他们觉得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同以往。他们有一个团体,用一个很古老的宗教组织命名——圣殿骑士。正如这个名字很古老的名字所昭示的,人类的语言是如此匮乏,以至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,从不会出现什么新的语言流派,人们被困在狭小词汇空间里,穿凿附会,投机取巧,人们所做的不过是来回嫁接,旧事重提。迪伦夫妇以此命名,没有人知道其中有什么另类的含义,他们并不屑于宣扬宗教,也不准备把宗教砍翻,可能只是因为家里收藏了一只中古时期的头盔。
      罗伊在五十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相约赴死,结束了他们的一生,用生命做了最后一次行为艺术。说起来也很奇怪,明明机器人在法律上是不能随意死的,但人类自己却修改了法律,人类可以蔑视自己的生命,人类有自由赴死的权利。
     迪伦夫妇的死在罗伊眼里只是一个插曲,父亲爱德华饱受病痛折磨,一种新型的病毒摧毁了他的肌肉,母亲莱娜也不幸感染,于是他们相拥密封在铅皮箱里,和核废料一起埋入地下,这的确是一种奇怪的死亡方式,不过并不引人注目。
      罗伊诞生时有一米一的高度,母亲莱娜认为孩子不用特别高,因为那样找不到养育孩子的乐趣,爱德华表示没有异议,在很长的时间里,罗伊都保持这样的高度。他学习的速度很快,所有知识都过目不忘,牢刻于芯,以至于他三岁多就来到了青春期。当他侧目邻居家的姑娘时,总为个子矮小感到羞愧。他有正常的审美,和人类别无二致,从进化上来说,也许是更高级的人类,但也可以说是可以表达人类意识的机器。 
      罗伊在二十多岁的时候,更换了自己的身体,他很满意自己的新躯壳。在更换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出现意外,罗伊的意识复制后储存在另一个芯中。这样的芯在机器人里面也被代表一个生命,事实上法律规定机器人只能更换一次芯,人类的社会不允许永恒的生命存在,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机器人可以拥有永恒的生命。 
    罗伊的躯壳更换的很成功,他身体上的神经网络没有出现严重的破损,克隆体一出生就被永久的封存起来,等到设计年限一到就会被销毁。因为芯片设计的局限性,芯片内部会随时间衰变,以至于在不使用的状态下依然会自然损坏。当人们发现人工智能机器在人类社会中占据很大的比例后,人工智能便不再量产,罗伊的克隆体被称为罗伊Jr放在机器人库里,是人类放弃前的最后一批芯片。
     随着衰老的来临,罗伊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,但他有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,他想知道自己年轻时的感觉。罗伊的曾孙森是生命科学的研究者,是个人类。罗伊的博学深深影响着他的曾孙,但罗伊有自己的疑惑,他始终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生命。罗伊很喜欢生命科学,他博学多才,做出过许多成绩,但不管科学如何进步,面对终极的哲学,尽管这就是一道简单的判断题,没有谁能给出准确的答案。
    当罗伊想起年轻的自己,他愈发感叹岁月的易逝,他开始怀念自己的父母,他的芯里似乎出了为题,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年轻时的光景,一家其乐融融,共享快乐。时常回家的森知道了罗伊的麻烦,十分担忧,但他认为罗伊是因为感情而出现这样的问题,而并不是机械的损伤,他想起了罗伊Jr。

评论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