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     夏末和茉莉是我遇见的的最奇特的一对,他们为自己出生在同年同月同日而感到骄傲,我和拉西姆在河边钓鱼的时候碰到他们,时值仲夏,傍晚的彩霞落到水面上,随着波纹变幻着妖异的光彩。
       因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所以成人的仪式也在同一天,他们的禁忌是从此不会爱彼此之外的人,并以鼻子撞击木柱,鲜血如注。
        要说他们的禁忌,也没有什么难的,世上的男女在恋爱时不都这么说吗?有人还发下天打五雷轰的重誓。
         在阿郎坡其实很少有人这么做,人们个性开放,早就不愿意在爱情上做这种幼稚的事。人们总是在下一个更好的对象到来之前苦苦寻找,似乎从来没有最合适的对象,似乎爱情是出于完成任务的本能,人们总爱更多的完成任务。
       当夏末和茉莉以鼻子撞柱的时候,台下一阵狂笑,人们不以为然,在大多人看来,一个男人不可能不盯着路过的漂亮女人,而女人也不可能不为更帅的男人心动。所谓爱情只是一场巡视,衡量,人们可以在别的地方委屈求全,却不能在爱情上有丝毫马虎。我也许可以把阿郎坡看成是爱情至上的地方,但禁欲除外,因为这是另一种高尚。
         有许多仪式都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度过的,尽管也有些嘘声,但人人都尊重别人的选择。曾有一个男人,坚持上厕所不用厕纸,后来还成了环保局的局长。
        拉西姆在别人的仪式上总是很冷静,因为他是禁欲主义者,在遇到一些事情总保持克制的习惯。在他看来夏末和茉莉是合适的一对儿,尽管也许不是最合适的,但人们很难找到最合适的。如果一个人因为找到最合适的而放弃前任,那么前任可能会找到不合适的。人们的感受总是不一样,在寻找时总不能满足所有人要求。我对拉西姆的分析很感兴趣,人被自己的愿望驱使,而行为总是盲目。
        仪式的场景是夏末和茉莉对我讲的,身为仪式主角的夏末和茉莉,在发过禁忌之后,又说了一段有趣的话,他们应该提前准备了,夏末发言,我记录了下来: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最合适的(茉莉在一旁使劲点头),我们身为邻居,又在一天出生,我们看着彼此长大,懂得彼此的心。茉莉接过话来:我们找到了最合适的,你们这些家伙永远不明白!
          我听完他们的话,笑了起来,这时候一条大鱼上了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纪念我生于同年同月同日的曾祖父母
 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