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尼古丁过敏(2)
我的隔壁老王是个忠实的香烟党,我一直以来一直很担心我的儿子长大了也会成为香烟党,但自尼古丁过敏党成立后,我就打消了这种疑虑。首先我拿了很多资料对儿子进行教育,之后他每次看到抽烟的人都躲得远远的。
香烟党经常有一些公共活动,在香烟党的党报上,经常有些有趣的报道,比如世界斯摩克斯记录保持者,在一分钟之内用烟雾吹出四十个不同样子的动物;巨肺王在一分钟之内连抽二十包香烟。香烟党内人才辈出,即使我们很多尼古丁过敏党看了也叹为观止。
自从有了尼古丁过敏党之后,不读书就过敏党的会议就不好开了,因为一半人抽烟一半人不抽烟,一开会便分为两个阵营。但既然是读书党,做事情肯定要文明的商量一番。最后得出结论,党务工作要正常进行,读书党内部人员要求同存异,共同为推广读书做出自己的贡献。有香烟党员身份的要在香烟党内推广读书,过敏党员也是。在读书党内部开展活动时,要淡化其他的身份。
会议结束后,我和老王结伴回家,走到半路上,老王烟瘾上来了,问我能不能戴上防毒面具,我问他能不能忍一忍。这时候老王突然说,他昨天交了为我的健康交了税,我手里的防毒面具里有他的汗水,我自然应该戴上,让他抽烟。老王说抽烟也是一种福利,是不抽烟的人感觉不到的。既然同为谋福利,我们彼此之间就应该相互包容。他一路上可以半路为我忍住吸烟,我也应该半路为他戴上防毒面具。而在他吸烟的时候我也应该必须戴上防毒面具,因为既然有福利,就要强制落实到位。我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,就戴上了防毒面具。
自从有了隔壁老王的玩笑,很多人都给我开玩笑,但我可以负责人的接受这玩笑,因为儿子是我在街上垃圾桶旁边捡的。老王开始给我说心里话,他半开玩笑的说为自己姓王感到抱歉,说完我俩就哈哈大笑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