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尼古丁过敏

最近大街上突然多了一些带防毒面具的人,问他们为什么戴防毒面具,他们说是尼古丁过敏,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过敏患者突然多起来,但公共场合吸烟确实很遭人恨。
我看着今天街上带防毒面具的人又多了不少,我儿子也嚷嚷着要我给他买防毒面具,他说戴上之后酷酷的,像生化士兵,我对他说,他们是病人才戴的,但他说自己也是病人。我实在不愿意听他哭闹,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,于是在都是宝网上给他买了一套星球大战的套装,既然要刷酷,那一定要不能再拉风。
但我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,满大街都是穿套装的武士,害的我不得不让儿子内裤外穿,要不然在人群里找不到他,他开始还不愿意,但我给他连看了几集超人之后,他竟然称自己是超人武士,我表面上不露声色,但心里早笑炸了。最近我去学校接他,一眼就能认出来,但别的家长就没那么幸运了,首先他们也有很多戴面具的,非要在接孩子时打通电话,约定好地方。我问儿子别人怎么看他内裤外穿,他说有好几个朋友都准备学他,还准备弄一个彩虹团。现在的孩子我越来越不了解,没想到在审美上这么宽容。
我发现戴面具的人越来越多,终于有天早上街上出来一只戴面具的军团来,统一的服装,有天我的好朋友挺着肚子走向我,到了眼前才认出来。他跟我商量要不要加入尼古丁过敏党,参加选举。我说这事情也是够滑稽的,但问他准备给自己争取什么权利,他说要让政府向烟民征收更多的税,税收用来给尼古丁过敏患者买防毒器械。我问他为什么不禁止吸烟,他说吸烟也是一种权利。是烟民党之前争取来的。他给我说了一大堆自己对尼古丁过敏的烦恼,我对他的遭遇深感同情,在道义上声援他。
最近一段时间,我一闻到别人吸烟,就有些头疼,我没想到,过敏这种事情还能传染,但也可能是我中了某种病毒。我几天没有出门,我的朋友就拿着面具来了,他说最近尼古丁过敏党的提议通过了,给非烟民争取了福利。
因为受人以惠,我最后也加入了尼古丁过敏党。到现在我已经有了很多身份,比如酒精过敏党,不读书就过敏党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