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那些我遇到的生活

这几日在曲阳为我所在技校招生,每天在乡下跑来跑去。走街串巷,有时候在街上看到驴子,觉得很欢乐。
虽说是乡下,有的村子也是够大的,商店林立,百货都很齐全,放在十几年前,能称上一个小城镇。有时候即使在山区,也能看到一些家庭小别墅,有的还颇有欧式风范,雕梁画栋,金光灿烂。不过我却喜欢那种功能性的现代味儿的建筑,外面是玻璃墙幕,有小而精致的外凸阳台,房顶上还有栏杆,不知道屋内是否有健身房和KTV。到过一家正在建设的别墅下,大厅宽阔与大学里的大会议室面积差不多大。在一起开车的师傅说,别看这些别墅外表光鲜,内部摆设大多很土,土豪范很重。虽然酸葡萄味儿很重,但也确有其事,有些家庭还混着摆些很旧的家具。
有一天下午和同事一起去家访,来到一户没有院墙的人家。那父亲喝了酒,远远能闻到酒的气息,他的一只眼睛失神,似乎受过伤。我在一旁站着,这时一位老太太过来开始向我诉说家里的不幸。孩子的母亲是个南方人,因为嫌家里穷,便离家出走,杳无音讯。家里的男孩子每天中午很远跑回家吃饭,有时会饿着,直到傍晚放学才能吃上饭。家里的女孩子眼里含泪,声音有些颤抖的打断她奶奶,让不要说了,而奶奶还在不停的说,诉说自己八十多年中最过不去的坎坷。抛弃家庭的事听起来也很熟悉,甚至让人揣测人口贩子,联想到祥林嫂。听起来一阵鼻酸,跑到一旁抹泪去了,不想在那里呆上一秒。
有些村在路的尽头,找起来都很麻烦,而进去之后的景象并不太糟糕。那些老的房子,还是青砖和瓦当盖的,门口的琉璃状的瓷砖,年代感很强。街上小卖铺还能买到五毛的冰块,味道和小时候没什么变化。在街边能看到很多年前的石槽、碾子,尽管这些在我老家村子也有,但在这个雕刻之乡,样式多样,种类也更多,还有专门喂鸡的石槽。打听着来到一个学生的家。家里的姐妹是双胞胎,但样貌不很像,还有一个男孩要小几岁。屋里的摆设有些乱,空气闷热,地上放着早饭未洗的饭碗,三个孩子在电视前看着《倚天剑》,没有去收拾。过了一会儿,孩子的父亲回来,头发花白,读学校简章的时候带起了老花镜。他说学费有些贵,此外并没有说什么。我们离开的时候没有看到孩子母亲。 开车回住的地方,在路边又看到那座正在建的家庭别墅,路边的旧房子越来越少了,到了城里,一切又恢复如前。房东在楼道里贴着张纸,写着每月要按时交水电费。收起
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