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默默

很无聊的一个人 。只在某些事情上想一想

骑兵队

     星期天早上,风和日丽,乌拉尔丽丽泡了一杯茶,目光落在一堆手稿上,坐在藤椅上思忖着平和日子的百无聊赖。一刻钟后,她提起茶壶,将茶水倒进一只洁白的茶杯里。但倒出来的不是茶水而像一杯血液,她看着茶水的颜色,思索着早上是不是不应该喝茶,但她并不认为这又什么不妥。她轻轻的将茶水吸进嘴里,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,她并没有停下来,长久的习惯使她不相信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,面前这一切说不定只是幻觉。
     窗外一阵骚乱,一对骑兵呼啸着从街上跑过去,街两边的居民急忙躲闪开来,从骑兵的后方传来一阵哭喊声,有人摔断了腿。
 ...

有多少人
活在城市里
像一条野狗
狼狈的自由

三友

白日焰火

模特

       萨度米是一位剑客,但身上只带一把名叫水流的断剑。据说萨度米的祖上是著名的仗剑天涯的诗人,经时光淘洗,并没有留下传世的杰作,在青史留名但不留作品的人也并非少数,萨度米的祖上就是这样一位。
      他在镇上行走,一直随身携带这把水流的断剑,而他看上去却不是一个怪人。他面容白净,略带一点儿贫血似的苍白,带一付无框的金属眼镜,鼻梁挺拔,嘴唇很薄,远远看去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,走到近处又给人不能侵犯的威严。
       天...

© 爱默默 / Powered by LOFTER